翻頁   夜間
書包網 > 我從凡間來 > 八十二章 散官符

八十二章 散官符

 熱門推薦: 最佳契合(ABO)、 嬌妻難逃、 同居(H)、 他一直在黑化、 沈總 總在逼氪、 將進酒、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書包網] http://www.tyalmd.live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“啊,怎么樂聲停了,何時停的?”

  洛東陽蹭地站起身來,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。

  陳少使轉怒為喜,“莫非洛兄竟還沉浸在某的音色中?”

  洛東陽激動地道,“何止何止,聽著少使的歌喉,觀著少使的妙舞,某簡直魂飄飄不知所止,仿佛到了一派田園仙國之中,沉醉其中,簡直不思歸去了?!?br/>
  他一番話出,蘇徹眼皮一跳,桐昆摸了摸鼻子,陰昭低下了頭,三人心中竟同時冒出同一個念頭,“看來我與判尊的差距,絕不在二境和三境上?!?br/>
  陳少使徹底感動了,一把抓住洛東陽的衣袖,感慨道,“知音世所稀,知音世所稀,除了東冥君,洛兄是唯二知我之人?!?br/>
  殊不知此話一出,洛東陽額頭瞬間冷汗涔涔,蘇徹,桐昆,陰昭三人也驚得面無人色。

  誰不知這位陳少使,是東冥君的什么人,不然區區一個少使,連合道圓滿都沒有的修為,何以有如此威勢。

  為避嫌,洛東陽不動聲色抽走了衣袖,正待辯解,一道身影沖進殿來。

  刷的一下,洛東陽沉下臉來,厲聲喝道,“滾出去,天沒塌,就別來煩我,不知本尊正在招待最尊貴的客人么?”

  沖進來的是天監使石良發,專司觀察天象,管理命魂牌,雖然知道,此人來,必有要事,但為了在陳少使面前刷足好感度,洛東陽還是作色一番。

  石良發急道,“判尊,整個金陵衛的命魂牌全部炸裂,包括衛將秦廣?!?br/>
  鐺的一聲,蘇徹手中的夜光杯跌落在地,摔了個四五分裂。

  洛東陽愣住了,這回是真愣住了。

  “你再說一遍,到底是怎么回事?!?br/>
  大司命陰昭一改先前的春風和煦,一張臉陰酷得好像行將發動進攻的響尾蛇。

  石良發又復述一次結果,桐昆迅速取出一枚如意珠,不多時便聯系上了八百黃巾力士的首領雄坤。

  雄坤迅速稟告了經過,確鑿無疑地告訴眾人,秦廣,一眾金陵衛,還有陳紳等人便是滅在許易手中,當然,也少不得滲透自己的功勞,若非自己調度有方,這八百黃巾力士會如何如何云云。

  陰昭沒工夫聽他廢話,詢問過程。奈何雄坤修為有限,看那邊打得星河燦爛,其中究竟,根本看不明白,只說許易取出了一件異寶,是個古怪的兵器,橫掃了全場。

  當然,最重要一點,許易成就了鬼仙,他并沒有遺漏。

  詢問完雄坤,洛東陽等人終于對當時的情況,了解了四五分,疑惑卻多了十分。

  “老蘇,他之前真的只有合道修為?”

  洛東陽沉聲問道。

  雖然他不滿蘇家在料理許易的事兒,鬧出了巨大的亂子,但他依舊沒有太過重視許易,派出秦廣率領金陵衛絞殺,不過是給蘇徹一個面子,收攬人心。

  可他萬萬想不到會弄成這樣,許易能干掉秦廣,說明此人的實力已漲到了蘇徹,桐昆,陰昭這等級數了。

  如果許易在今日之前,還只是合道境,那這件事就更可怕了,如此恐怖的成長速度,將來必生大患。

  “怎么檔子事,我看洛兄都變了臉色,說來我聽聽?!?br/>
  陳少使一甩云袖,漫不經心地說道。

  洛東陽陡然想起自己這邊還立著個強援,趕忙將前因后果說了一遍,當然,在他的講述中,自然是許易十惡不赦,犯上作亂。

  “猖狂,如此猖狂之徒,陳某簡直聞所未聞,若不好好整治,東冥府威嚴何在。洛判,你發兵捉拿兇頑,更待何時。放心,軍馬你自管調動,稍后我向東冥君稟告一聲就是了?!?br/>
  陳少使大包大攬,他向來將自己當作東冥君的化身,對東冥府治下,出了許易這等敢挑戰東冥府秩序的狂徒,他的痛恨絕對是發自肺腑的。

  洛東陽抱拳道,“有少使這句話,我就放心了,現在最大的問題有二,一個是此獠已經晉升為鬼仙境了,原本的空間限制對他不起作用了,如果放任他遁走,此獠很容易逃出我東判府乃至東冥府治所,以此子展現出的兇悍,將來必是后患?!?br/>
  陳少使道,“這個容易,我立即給左冥伯傳訊,令他開啟禁制,暫時封鎖邊界,不過時間不能太長,消耗實在太大,最多給你三天時間?!?br/>
  洛東陽怔住了,蘇徹,桐昆,陰昭三人也瞪圓了眼睛,都知道陳少使素得東冥君寵愛,可誰也沒想到,竟寵愛到了這等份上。

  以至于讓區區一個少使隨意說出了“令左冥伯”的話來,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,他竟敢讓左冥伯封鎖邊境,整個東冥府占地之廣,簡直超出了數字統計的意義。

  每次封鎖邊境,消耗的能量都大得難以想象,一個少使就能行?

  陳少使很滿意眾人的震撼,竟當眾拿出了一枚白色陰官符,催開禁制,直接說話了,不多時,內中傳來一道渾厚的聲音,竟表態立即照辦。

  洛東陽聽得出來,那聲音就是東冥府左冥伯的聲音。

  一剎那,他覺得自己的世界觀被眼前這個氣質陰柔的舞男生生粉碎了。

  陳少使道,“說吧,洛兄,第二個難點是什么?我都給你辦了。諸位也不必大驚小怪,我這枚陰官符,乃是東冥君從陰庭得來的散官符,有級無權,樣子貨,東冥君說,要待咱突破至鬼仙境后,再完成認主,徹底轉成真正的散官?!?br/>
  陳少使說得輕描淡寫,洛東陽等人卻聽得想死。

  蘇徹,桐昆,陰招之流,默默想著自己的陰官符,不過還是最低端的青色,這踏馬找誰說理去。

  洛東陽心中的不平衡絲毫不比三人來的少,縱然他也是白色陰官符,可也比不得陳少使的散官符。

  那枚白色散官符,可是面向的整個陰庭,而跳出了東冥府的界限,只要完成了認證,基本遇缺就補。

  此物用來送禮,簡直無往不利,如此貴重的物件兒,洛東陽敢保證,即便是東冥君也只有一件,而且必定是陰庭重大日子上,獎勵下來的。

  如此貴重之物,卻被東冥君賜給了陳少使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吉林11选5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