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書包網 > 金鱗 > 第1068章B 賽車(四)

第1068章B 賽車(四)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書包網] http://www.tyalmd.live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“美酒?哈哈,追上他!”

  “李魚,我來了,饒你一死,灌醉你!”

  “左閬,等著做蛤蟆吧!”

  “你才是蛤蟆,給小爺跪下!”

  “左閬,你瘋了,竟敢斬老子!”

  “斬你怎么了,小爺斬的就是你!”

  “哈哈,一群笨蛋,打吧,鬧吧,大爺我先走了!”

  “左小妹,楚大爺等你呦!”

  “想走,都給我留下!”

  吵嚷聲一片,混雜著飛車的氣浪轟鳴,一輛輛飛車化作一道道五顏六色的光影,瞬間萬丈。

  一名名人前顯貴的各大宗門天驕,此刻竟如一群頑劣小兒般鬧騰!

  可氣氛,卻是這么歡快!

  賽場上,位列前三的張瀛月、屠姣姣、沈凡三人原本已經準備走下賽車,看到這一幕,頓時猶豫了,突然,張瀛月的賽車再次發出轟鳴聲,車頭一拉,沖天而起,追了過去。

  屠姣姣見狀,腳尖一點踏板,一拉機頭,賽車轟轟作響,沖天而起。

  沈凡沒有多少猶豫,緊跟著第三個追了過去。

  李魚親邀,有美酒喝,自然不能錯過,更何況,這兩個人比花嬌的美人兒,他在賽場之上追了好幾天了。

  “這小子!”

  “這群小子,沒長大嗎?”

  麻衣老者和青袍男子早已站起了身,盯著一眾飛車離去的方向,喃喃低語,臉上有笑意,也有幾分擔憂、無奈。

  突然,二人眼前一道白光沖天而起,直奔北方,卻是那名白衣如雪的冷傲女子楚冰,身形如劍,一閃萬丈。

  “冰姐姐,等等我,咱們也有飛車!”

  那名鵝蛋臉翠衫女子夢飛煙緊跟著騰空而起,一邊向前飛馳,一邊祭出了一輛飛車。

  另一側,傳來一聲轟鳴,木逍、木遙姐妹二人各自駕馭一輛飛車向前飛奔,身后,跟著一群修士,為首的那位馮姨,卻突然沖著身后眾修揮了揮手,“就在這里侯著吧!”

  眾修紛紛止步,有人一臉猶豫,有人一臉向往,最后,卻還是沒人敢跟上前去。

  李魚,相邀的乃是一群天驕,這聚會,未必是喝喝酒這么簡單,以他們的身份,還是不去的好,至于馮姨要去,那是沒辦法,丹九品、木逍、木遙兄妹三人都跟著李魚去了,馮姨當然要去護法。

  麻衣老者大夢老人和青袍男子劍無心,此刻同樣是搖頭苦笑地騰空而起,駕馭遁光跟在了后方。

  其它位置的看臺之上,一道道身影騰空,紛紛跟了過去,仔細看去,跟過去之人,不是彩星境強者,也是赤金境界的強者。

  這一場賽車,十五名賽車手中,沒有一人不是大宗門大勢力出身的天驕,出遠門在外,自然是有護道者的。

  “這小子又搞什么鬼,真是不讓人省心,老夫去看看!”

  文仲明笑罵道,大袖一揮,沖天而起。

  封岳、張擇面面相覷,有心想跟過去,卻還是理智地停下了腳步。

  “夫君,等等我,我來了!”

  雷小七駕馭著一輛車身寬大的敞篷飛車,高聲大喊,亮紅色的車身,透著喜慶,雖是敞篷,可速度之快,卻似乎遠超木逍木遙姐妹二人的飛車,也比其它幾輛飛車的速度要快,轟轟的氣浪聲,更是顯得與眾不同。

  在李魚建造出這仙界第一座賽車場,造出第一輛賽車之前,整個仙界的所有飛車都是沒有這氣浪聲的,這賽車的式樣,也和普通的飛車大不相同,僅有一個座位,座位在中間,而現在,雷小七駕馭的飛車,卻和賽車的樣子最為接近,氣浪聲洪亮悅耳。

  雷小七的后方,一輛通體銀白周身雷光繚繞的飛車,同樣是轟轟作響,雷一刀駕馭著飛車左顧右盼,一臉得意,頗為騷包。

  大夢老人、劍無心、馮姨等一眾彩星境強者此刻一個個在御風而行,就連堂堂神衛軍太上長老文仲明都在走路,而他雷十七有飛車,而且是有氣浪聲的飛車,這就是實力,有這實力,當然要騷包一番。

  看臺上,雷十八頭顱低垂,光光的腦袋差點就要鉆到褲襠,雷小七之前不是這樣的,明明是一只霸氣十足的母老虎,如今偏要做一只花癡般的小貓,太羞恥了!

  “老三,要不要過去看看!”

  另一座看臺上,無量劍盯著李魚飛走的方向,沖樊瑞問道,舔了舔嘴唇,有些垂涎欲滴的模樣。

  “一道去看看也好!”

  樊瑞身影一晃,沖天而起,面具遮擋,看不出其表情,可眼神中,卻也有好奇,想不明白一向沉穩的李魚,怎么就突然間這么玩心大發。

  如今的鎮北城,聚集了十余名彩星境強者,赤金境強者多達百余人,魚龍混雜,跑到萬里之外的雪峰之上喝酒,難道比城中喝酒更暢快?

  妖魔聯軍一次次敗在李魚手中,可為首的幾只妖魔,卻皆是神通強大來去無蹤之輩,誰知道妖魔有沒有盯著這鎮北城外?

  他總覺得,李魚修建這么一座仙來城,并非僅僅是想賣飛車,有極大的可能是為了誘惑妖魔前來搗亂。

  跟在李魚身后的十四名賽車手中,有天道盟弟子,他兄弟二人做為名義上的護道者,自然也不敢大意。

  十五輛賽車在前方天際頭呼嘯而過,身后,跟著三十余名強者,這陣勢,有些大!

  觀看賽車的數萬名修士,齊齊把目光望向了北方,望向了天際頭疾馳的一輛輛賽車和一道道身影,目光中滿滿的羨慕,滿滿的興奮。

  一眾北寰仙宮弟子,這些天來,一個個都是挺著腰桿在走路,一個個笑容滿面,從內到外的高興。

  像大衍宮、凌天劍宮、丹神閣、青陽宮、牧云閣這樣的仙界一流大勢力,門中的天驕精英極少會到偏居一隅的北寰仙宮,更不會到鎮北城這種苦寒之地來游歷,而現在,他們卻是不遠萬里而來,一個個跟在李魚的身后招搖。

  這些天來,仙來城中的商鋪、坊市、酒樓,賺得是盆滿缽滿,山門之內,煉器堂火力全開地煉制各種飛車,竟然是供不應求。

  之前,神衛軍的資源只有一個途徑獲取,那就是戰斗,現在好了,不用戰斗,神衛軍的庫房也是四門敞開,各種資源如同流水般涌來。

  李魚一看就不像是做虧本買賣的人,這頓酒,是那么好喝的嗎?

  這些各宗門天驕,各宗門長老、太上長老,喝了這頓酒,即使不破財,接下來恐怕也要為李魚出力!

  北寰仙宮弟子群中,也不是所有人都在感謝李魚,都樂于看到眼前的場面,也有人盯著李魚等人離開的方向,神色復雜,甚至目中有怨憤和寒意。

  “走吧,看什么看,又沒有你的份?”

  “聽你這話說的,好像有你的份一樣?”

  “你……好吧,愛看你可以跟過去看!”

  “算了,還是不看了,人家都是天驕,你我……連這賽車場的門都進不去!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“當年,我也是有機會拜在殷長老門下的!”

  “這話說的,好像真的一樣,你那是拜在殷長老門下嗎?你只是有希望拜在曲統領門下罷了!”

  “那也不錯呀,你看看凌風師兄,前途無量呀?”

  “你怎么不看看柴振師兄呢?”

  “柴振?得,他個老陰貨還是不要提了,聽說當年就是他眼熱李魚長老把洞府安在劍閣,故意在背后挑唆鐵英去找麻煩,結果,鐵英被李魚長老一巴掌拍暈在地,乖乖做了李魚長老的看門狗,實力大漲,他倒好,至今還待在金星境!”

  “咦,這件事情難道是真的?”

  “楊真師兄親口所言,那還有假!”

  “嘿嘿,活該!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“煩不煩,嘆什么鬼氣?”

  “唉,我在想,要不要把自己給弄死,再投胎一次,你看看,這些個家伙……人比人,氣死人呀?”

  “嘁,想什么呢,李魚長老可沒有什么好出身,人家還不是靠自己的本事賺來一份基業?”

  “這世上又有幾個李魚長老,再說了,若沒有云大統領、屠大統領慧眼識英雄,李魚長老說不定就在下界終老了!”

  “得,這話可不敢亂說,聽說云鶴長老把云夜長老罵得狗血淋頭,罵他瞎了眼睛,把李魚長老這塊寶拱手讓給了殷長老!”

  “這也能怪云夜長老,他自己躲在洞府之中不出來,還想得寶貝,得個屁呀!”

  “別這么說,人家現在是長老會首席大長老!”

  “輪值的而已!”

  ……

  眾修私下里議論紛紛,可李魚哪里會在乎這些,早已走遠。

  一道道劍光縱橫飛舞,一顆顆星辰呼嘯而下,一只只大手飛舞著拍向一輛輛飛車。

  口中說著不再沖李魚動手,楚狂、鐘明天子等人卻還是沒少下黑手,而幾人間,同樣是打打鬧鬧地互相動手,都想拖慢對方的速度。

  沒有賽道和規則的束縛,沒有熱情如火的數萬觀眾,眾人頓時各施神通,各展手段,還是要爭這個第一,還是不想落在最后方三位,俯臥撐、蛙跳這兩種李魚發明的懲罰方式是很羞人,很丟人的。

  當然,除了爭名次,幾人也是想試試李魚的神通,想試探其他人的神通。

  李魚拒絕和他們進行擂臺賽,他們也只能通過這種方式來交流。

  好在,這十五輛飛車乃是特制,比普通的六階法器還要結實,而眾人也并沒有神通全出地生死相搏,打斗間,飛車頻頻被擊落,一時間卻難以被毀損,有飛車這個“盾牌”在,躲在車里,反而安全。

  幾人這么一折騰,原本落在后方的張瀛月、屠姣姣、沈凡三人,竟然追了上來,超越了幾人,不過,三人特意選擇了避讓,遠遠隔著相互打斗的人群,空間這么大,只要盯好沖在最前方的李魚就不會走錯路。

  “沈凡,躲在女人身后算怎么回事?”

  “想跑,你給我回來吧!”

  兩道劍光一左一右地交叉著斬向了沈凡的飛車。

  前方,更有一堆的星辰呼嘯著砸落。

  楚狂、左閬、鐘明天子三人齊齊動手攻向了沈凡。

  沈凡左沖右突,左支右擋,卻是擋不住三人攻擊,飛車頻頻被擊落,漸漸被張瀛月、屠姣姣拉開距離,一咬牙,素性變幻方向,沖向了楚狂。

  “真以為沈爺好欺負,來呀,有本事別躲!”

  氣浪聲轟轟作響,卻沒有沈凡的聲音響亮,賽車噴出一團烈焰,化作一個大火球撞向了楚狂的賽車。

  這幾個家伙,不好意思沖著張瀛月、屠姣姣動手,對他,卻是毫不手軟,既然如此,那就來吧,碰撞吧!

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吉林11选5走势图